财神彩票 > 互联网资讯 > 李文超:区块链时代赋能的90后

原标题:李文超:区块链时代赋能的90后

浏览次数:61 时间:2020-03-31

古往今来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没有定论,是时代造英雄,还是英雄造时势?币圈也是如此。

他曾在传统证券投资领域的市值管理部门做得风生水起,在2017年前经圈内朋友介绍接触到比特币和区块链,离开传统投资机构进入某虚拟货币平台成为高管。他曾在比特币8000元时买入,恰好遇上比特币的一路飙升,继而以5万元卖出,尝到币圈牛市的“甜头”,但也曾因为币价的暴跌踩过“坑”。在币圈和链圈的两年充满酸甜苦辣,他是币圈某虚拟货币平台的高管王飞飞。“区块链是个充满想象力的技术,但被‘炒币’给耽误了。”近日,王飞飞向记者回忆起接触虚拟货币以来的心路历程。“我看过太多的故事,有时候心里觉得很辛酸。交易所和项目方也存在潜在利益,有的交易所为了收取项目方佣金也会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’上币。”作为一名虚拟货币平台管理者,王飞飞坦言对现在的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生态有些忧心:在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后,依然有人换个“马甲”,以海外注册的方式搅乱币圈和链圈的生态。此外,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甄别虚拟货币项目的方法也尚未成熟,更有甚者因为利益驱使成为“炒作者”的帮凶。交易所甄别方法尚未成熟“一开始我只把虚拟货币当做一种新型投资方式。相较于传统投资市场,虚拟货币具有24小时不间断交易和高利润的特征。”王飞飞回忆,彼时还是2017年初,比特币的价格达到8000元。“我从1995年开始从事证券投资工作,2017年初虚拟货币交易所蜂拥而起,有圈内的朋友邀请我进行市值管理,那时候开始接触到比特币和区块链。”王飞飞称,当时(2017年)比特币回本的速度很快,起先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流币种价格开始上涨,继而一些项目方发布的“山寨币”价格也开始上涨,当时算是赚到了几桶金。“这些钱不是每个人都能赚到,只有看清楚逻辑的人才有机会,很多项目方的造假成本很低,而交易所的审核门槛也不高,主要通过审核白皮书观察项目。”即便拥有20多年的传统投资经验,但王飞飞的虚拟货币投资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也曾经踩过意想不到的“坑”。作为每天和项目方打交道的交易方,王飞飞认为交易所在整个区块链和数字生态中也尚未成熟。交易所尽管比普通投资人有更高的甄别能力,但由于行业尚未规范,交易所一般不会去做项目调研,仅通过白皮书判断项目,并帮助项目方拉升币值,这种单一的甄别方法有时候会面临项目方中途“跑路”的情况。从传统投资人到数字交易货币平台管理者,王飞飞感受颇深。他坦言,区别于对项目审核和盈利有严格的要求和细分规则的资本市场,很多虚拟货币项目不仅没有收入,连产品都没有面市,完全是纸上谈兵。此外,不同于传统投资中股东对项目有监督权,在交易所上币的项目方有时候会采取“两头骗”的方式牟利,通过华丽包装的白皮书欺骗投资人和交易所。“好项目太少了,很多项目都是昙花一现。在没有产生任何收入之前,项目方已经通过发布白皮书募集资金,很少有人再继续潜心研发,探索商业模式了。”王飞飞提到,即便一些未来可能有成熟应用场景的项目,但通过白皮书就募集到资金的方式很容易让人膨胀,不规定盈利金额只看项目发展的评判模式本身就存在极大风险。虚拟货币用户进入“存量博弈”2017年,ICO(首次代币发行)依托着“区块链”“智能合约”等概念大热了一把。但仅仅通过几人团队发布一个白皮书,甚至连白皮书都没有就可以启动融资活动,这样的方式也让ICO的合法性一直存有争议。2017年9月,央行等七部委对ICO给出了明确定性,同时叫停了各类代币融资活动。不过,ICO被禁之后,币圈又兴起了新的玩法。“很多虚拟货币交易所宣称九成用户在国外其实并不真实,大部分依然是国内投资人。”王飞飞说,尽管相关部门禁止ICO,但项目方依然会通过各种渠道打“擦边球”。比如,表面上关停了国内的平台,但却在海外建立注册地,并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交易服务。登录一些虚拟货币平台可以发现,通过支付宝、微信等转账方式,可以购买比特币等主流货币。而在币币交易专区,就可以购买ICO代币。除了换个“马甲”进行交易,王飞飞认为,很多交易平台依然在钻监管还未堵住的空子。比如通过VPN(虚拟专用网)依然可以实现交易。另一方面,王飞飞提供给记者的相关截图显示,其在注册某币平台后,会收到运营商相关短信,邮箱也会收到相关通知。显然这些信息渠道还在监管之外,只有当传播信息的渠道被彻底“掐断”,虚拟货币平台可能才会停止交易,但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“区块链技术是一门专业的电子加密技术,工科专业毕业的人会有兴趣研究区块链,但现在好像身边太多人都在关注区块链。”王飞飞感叹目前的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现状让人十分担忧:很多人并是不是在潜心研究技术,而是关注怎样从中牟利,怎样借助噱头投机。在王飞飞看来,虚拟货币价格从今年初一直不停下跌,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很多此前的投资人已被收割的差不多,新增用户也越来越少,交易所的交易数量已经无法和去年相提并论,只有此前存量用户进行博弈,如果现在盲目入局只会输得更惨,投资者应该更加理性谨慎。现在,王飞飞身边有很多一起进入币圈和链圈的朋友,有的已经成了圈内的大V,有的赚到一桶金后匆忙退场,有的站在行业的十字路口看不清去路。未来,这些人会何去何从,王飞飞也觉得是个未知数。(每日经济新闻)

随着区块链浪潮来临,仿佛跨越阶层突然间没有那么难了,几年甚至不到一年的时间,造就了无数个90后亿万富翁。

李文超就是这批90后之一。

图片 1

All in区块链——时代的历史机遇

李文超的资产暴增,和时代关系密切。

在号称区块链元年的2017年,区块链项目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,比特币价格也实现了数倍上涨。

李文超真正进入区块链行业,也在这个时候。

和一些通过炒币认识区块链的人不同,李文超进入区块链行业,除了看准时机以外,另一个推动因素是好奇。

“先从一个行业从业者的角度去了解这个行业,才能够发现到一些实际的问题。”李文超告诉猎云财经。

2016年年底,白马资本张了了想做一个交易所,他认为这一波红利,交易所会成为金字塔的顶端,去吸收整个行业的活力,所以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刚好缺一个运营的负责人,就把李文超挖过去了。

“我花了两天时间,决定All in到这个行业里面去。”李文超说。

在他眼里,数字货币是有价值的,比特币打开了区块链一个新的世界。

作为去中心化的系统,区块链会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系统的一份子,能够去行使他的权利,贡献他的力量,然后也相应地获得一定的激励跟奖赏。

而数字货币就是这种奖励。

因为做交易所的原因,2017年3月,李文超开始第一次购买比特币,当时价格是6000元人民币,经历了一系列腰斩,割肉,高抛,低吸,追涨,抄底,李文超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李文超说:“因为当时有一个基本的判断,中国市场虽然监管,但它不会影响全球市场。因为当时中国市场的交易量已经降低到20%以下。我们判断中国的监管带来的只是短期的一波调整,未来还会继续涨,10月份可能会涨回来,所以在9月底完成了抄底。”

李文超认为当时监管的目标是去人民币化,不是说宣布数字货币交易非法,虽然会有一些限制,但其实还是留了一点口子的。

“交易跟人民币不要挂钩,也不允许任何的金融机构去提供服务,也不要对接。”李文超这样解读监管政策。

李文超不建议大家炒币。

他揭露了币圈残酷的现实,币圈玩家90%以上的利润其实不是靠持有比特币而得到的。

李文超表示他所有的收益都是通过长线持有获得,从来懒得做T,天天忙着研究区块链,接触顶层资源。他认为投资能力是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的。投资是一门学问,也是一场修炼。

他建议圈外的很多朋友还在思考为何比特币能涨,背后支撑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的时候,不要只是看新闻看文章,亲自去转个账试试,跑一遍区块链网络。

“2017,感谢区块链给予了我这种普通人一个实现财富自由的机会。”

2018年的钟声敲响,李文超在朋友圈发了一番感慨。

创业之路:时代是人的时代

李文超还有一个重要Title,是T Capital合伙人。

2017年9月份之后,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关停,李文超所在的交易所也把服务器跟注册地都搬到了香港。到年底,李文超决定退出,并且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2018年1月份,在资金充足,行业的资源人脉和渠道也足够,能接触到海外的一些好的项目的条件下,李文超认为时机已成熟,于是T Capital在开曼注册成立。

李文超告诉我们,T Capital的业务主要是三个方面。

首先是关注一级市场,关注像底层公链、协议层、应用层、策略,以及服务于公链的一些项目,尤其是海外的一些项目。

第二是做数字货币二级市场的量化投资,通过程序化的交易,人工的一些趋势判断,利用对冲交易、拐点交易等策略进行24小时跨市场高频交易,赚取一些超额收益。

第三就是生态上的一些东西,比如说媒体、社群、流量的一些项目。自带流量的企业级应用会首先会关注。

作为区块链从业者的李文超,看到了很多区块链行业的乱象。

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互联网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李文超:区块链时代赋能的90后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出手抄底?消息称索罗斯旗下基金准备交易加密

下一篇:京东数科区块链专利申请数已近200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