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神彩票 > 互联网资讯 > “币圈首富”李笑来回应录音门:没有骂用户傻

原标题:“币圈首富”李笑来回应录音门:没有骂用户傻

浏览次数:122 时间:2020-03-24

新浪科技讯 7月6日下午消息,李笑来发文回应“录音门”,称没有骂散户傻逼,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,都不会使用“韭菜”这个词。

IT之家7月6日消息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李笑来录音门今天有了新的进展,当事人李笑来发文回应“录音门”,称从来没有骂散户傻X,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,都不会使用“韭菜”这个词。

李笑来解释称,录音里说的“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’空气币’”。这里的“空气币”是带引号的,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。

李笑来称,几乎每时每刻,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。并表示自己私下经常讲脏话,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。另外李笑来表示,录音者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,他们俩偷偷录音的,录音者是真的有问题。

李笑来称,几乎每时每刻,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。并表示自己私下经常讲脏话,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。

以下为李笑来文章全文:

李笑来表示,被曝光的录音是与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会面的时候,他们俩偷偷录音的,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。

笑来也有话要说……兼感谢理解我的朋友们

以下为李笑来文章全文:

这两天很多人问我,被录音的感受,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:

笑来也有话要说…… 兼感谢理解我的朋友们

几乎每时每刻,我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——这事儿我公开都说过。什么“人设崩塌”之类的评价,肯定不是了解我的人做出的,我哪里有什么人设啊?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?人设个屁啊!

这两天很多人问我,被录音的感受,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:

我本来就是个粗人,私下经常讲脏话,只不过我不笨,我读书很多,思考很深,会写清楚的文章,也会做有意义的演讲。我个人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,当然,公开讲粗话确实不好,因为那会影响太多人的心情,也不礼貌。

几乎每时每刻,我都觉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——这事儿我公开都说过。什么“人设崩塌”之类的评价,肯定不是了解我的人做出的,我哪里有什么人设啊?我被如此这般大量关注才几天啊?人设个屁啊!

被“曝光”的那段录音,应该是在2018年2月4日。当天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来找我的时候,他们俩偷偷录音的——我自己当然不知道在被录音,所以,理论上来讲,我并无意对着大众喷脏话,而当场听的两个人,也知道我的脏话并不针对谁。

我本来就是个粗人,私下经常讲脏话,只不过我不笨,我读书很多,思考很深,会写清楚的文章,也会做有意义的演讲。我个人并不认为私下说粗话是什么坏事,当然,公开讲粗话确实不好,因为那会影响太多人的心情,也不礼貌。

被录音,被传播,还被有意曲解,当然不爽,而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,也非常缺德,然而,此人还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,为什么呢?因为我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儿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。

被“曝光”的那段录音,应该是在2018年2月4日。当天是厦门区块谷总经理吴子龙夫妇来找我的时候,他们俩偷偷录音的——我自己当然不知道在被录音,所以,理论上来讲,我并无意对着大众喷脏话,而当场听的两个人,也知道我的脏话并不针对谁。

易理华还在硬币资本的时候,主张要做个收费群——就是后来大家所知道的“600ETH”群,在当时的环境下,我觉得也挺好,就同意了(只不过当时就说好,群内的人在一年内若是赚不够600ETH的话,是要退这600ETH的)。

被录音,被传播,还被有意曲解,当然不爽,而吴子龙夫妇把我出于好意的私下谈话录音并放出去,也非常缺德,然而,此人还在我的微信通讯录上,为什么呢?因为我希望这对夫妇能看到这个事儿是他们夫妇俩真的有问题。

春节前后,易理华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,我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,跟他聊了一下,他自己选择“安静地离开”;而我也并不想撕破脸。当时我还安慰自己“在这样不正常的世界里,年轻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”,认为“他只不过是着急赚大钱而已”,所以,“一不小心用力过猛,动作变形”……

易理华还在硬币资本的时候,主张要做个收费群——就是后来大家所知道的“600ETH”群,在当时的环境下,我觉得也挺好,就同意了(只不过当时就说好,群内的人在一年内若是赚不够600ETH的话,是要退这600ETH的)。

当然,后来证明我对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。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将要离职的情况下,以硬币资本合伙人的身份建立了一个小密圈,前后收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。面对几乎同样一拨人,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,就要证明对方是错的,这也许是他的思路。所以,一路下来,易理华开始视我为敌人,四处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,煽风点火。再后来就是可怕的熊市了——之前的行情下行,被普遍认为是大市调整而已,春节期间搞得鸡飞狗跳的三点钟群,就是市场理解的表现……

春节前后,易理华被发现做老鼠仓之后,我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,跟他聊了一下,他自己选择“安静地离开”;而我也并不想撕破脸。当时我还安慰自己“在这样不正常的世界里,年轻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”,认为“他只不过是着急赚大钱而已”,所以,“一不小心用力过猛,动作变形”……

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听完录音的,绝大多数其中被曲解的地方,我看着都觉得神奇。

当然,后来证明我对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的。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将要离职的情况下,以硬币资本合伙人的身份建立了一个小密圈,前后收了将近一千万人民币。面对几乎同样一拨人,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,就要证明对方是错的,这也许是他的思路。所以,一路下来,易理华开始视我为敌人,四处说着一些阴阳怪气的话,煽风点火。再后来就是可怕的熊市了——之前的行情下行,被普遍认为是大市调整而已,春节期间搞得鸡飞狗跳的三点钟群,就是市场理解的表现……

事实一:李笑来没有骂散户傻逼

其实很少有人真正听完录音的,绝大多数其中被曲解的地方,我看着都觉得神奇。

录音里,我脏话连篇,但,对于散户的评价,我是这样说的:

事实一:李笑来没有骂散户傻逼

“……不要骂散户傻逼!散户最牛逼……”

录音里,我脏话连篇,但,对于散户的评价,我是这样说的:

事实上,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,我都不使用“韭菜”这个词,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——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清楚定义自己口中的“韭菜”究竟是什么?难道,在交易市场上,赚到钱就是庄家,赔了钱就是韭菜?

“……不要骂散户傻逼!散户最牛逼……”

整个录音里,我从来没有用过“韭菜”这个词,更谈不上“割韭菜”这个词——这个词从来就不在我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。第一个在这段录音里能找到我说了韭菜两个字的人,我就送它两万块钱,说了几次,我就送他几倍。如果你完全找不到“韭菜”两个字,那么你就要想想了,是不是有人用心险恶,用各种惊悚的标题栽赃李笑来的谈话内容?(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人因为我这个承诺剪辑录音硬插进去很多个“韭菜”?)

事实上,无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,我都不使用“韭菜”这个词,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——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清楚定义自己口中的“韭菜”究竟是什么?难道,在交易市场上,赚到钱就是庄家,赔了钱就是韭菜?

事实二:李笑来说的话是“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

整个录音里,我从来没有用过“韭菜”这个词,更谈不上“割韭菜”这个词——这个词从来就不在我的语言使用范围之中。第一个在这段录音里能找到我说了韭菜两个字的人,我就送它两万块钱,说了几次,我就送他几倍。如果你完全找不到“韭菜”两个字,那么你就要想想了,是不是有人用心险恶,用各种惊悚的标题栽赃李笑来的谈话内容?(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人因为我这个承诺剪辑录音硬插进去很多个“韭菜”?)

我的原话是,“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。有没有“盲目”这两个字,句意天壤之别啊!

事实二:李笑来说的话是“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

这个也不是我从来没有公开过的观点。投资是有时限的,不是“永远不退出”的,看长期,看短期都是投资,但,每个人的判断理解不同,于是,“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的人一定会吃亏。国内股市里有一个段子:“如果有一个人跟你讲价值投资,那么他肯定已经被套牢了很长时间……”

我的原话是,“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。有没有“盲目”这两个字,句意天壤之别啊!

而且,谈话中我举例说得很清楚,我的选择是比特币而不是莱特币,是EOS而不是以太坊,身体是很诚实的,无论是谁都一样。

这个也不是我从来没有公开过的观点。投资是有时限的,不是“永远不退出”的,看长期,看短期都是投资,但,每个人的判断理解不同,于是,“盲目相信价值投资”的人一定会吃亏。国内股市里有一个段子:“如果有一个人跟你讲价值投资,那么他肯定已经被套牢了很长时间……”

事实三:以下一段话,是吴子龙说的,不是李笑来说的

而且,谈话中我举例说得很清楚,我的选择是比特币而不是莱特币,是EOS而不是以太坊,身体是很诚实的,无论是谁都一样。

这段话被标题党们拿来拼命做文章:

事实三:以下一段话,是吴子龙说的,不是李笑来说的

这样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国的社群再整一遍。很多也邀请我们过去,但是我们比如说公信宝的总部我们会去,因为我们可能思路还是停留在比如类似公信宝,我们会把它讲成一个成功的案例。然后呢有三个阶段嘛,第一个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讲解,第二个是讲成功案例,第三个会推一些新项目。所以按照这样的逻辑讲下来,但是如果说第三个新的这个项目一定要成为我们主打的这个项目!所以说我们全国社区巡回一回,才有我们的价值所在。

这段话被标题党们拿来拼命做文章:

这是吴子龙夫妇想做的事情,他们是做代投服务的,但他们手里没有项目,没有技术,所以来找我。我呢,就分享一下我的看法,希望对他们有帮助。而项目也好,技术也罢,说实话,还真不是想给就能给出去的,所以,此人后来我再也没见过。朋友们听说之后,都骂我傻逼,跟什么人都那么实在,都劝我以后不要接触太多人了,但,我觉得吧,自己傻逼就傻逼吧,我还是得按照我原来的样子活下去,是不是?

这样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国的社群再整一遍。很多也邀请我们过去,但是我们比如说公信宝的总部我们会去,因为我们可能思路还是停留在比如类似公信宝,我们会把它讲成一个成功的案例。然后呢有三个阶段嘛,第一个是关于区块链的一个讲解,第二个是讲成功案例,第三个会推一些新项目。所以按照这样的逻辑讲下来,但是如果说第三个新的这个项目一定要成为我们主打的这个项目!所以说我们全国社区巡回一回,才有我们的价值所在。

事实四: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

这是吴子龙夫妇想做的事情,他们是做代投服务的,但他们手里没有项目,没有技术,所以来找我。我呢,就分享一下我的看法,希望对他们有帮助。而项目也好,技术也罢,说实话,还真不是想给就能给出去的,所以,此人后来我再也没见过。朋友们听说之后,都骂我傻逼,跟什么人都那么实在,都劝我以后不要接触太多人了,但,我觉得吧,自己傻逼就傻逼吧,我还是得按照我原来的样子活下去,是不是?

这个事儿有必要澄清一下。录音里我说,“我帮着量子链卖了六个月的‘空气币’”。这里的“空气币”是带引号的。说话的当时,我是有手势的,就是用两只手比划引号那个手势。听过我演讲的人知道,我经常使用这个手势。

事实四: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

最初那六个月里,量子链还没有主网上线,所以只能用ERC20代币,所以,当时外界就把量子称作“空气币”,但我是知道他们有代码的,也请人审查过一部分,所以,我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空气币。并且,事实是,帅初没有跳票,到了去年九月份,主网也真的上线了……这就好像EOS最初也被称为空气币,但主网上线了,并且还真的是原创,还如何被称为空气币?

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互联网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币圈首富”李笑来回应录音门:没有骂用户傻

关键词:

上一篇:2018年上半年价值11亿美元加密货币被盗财神彩票

下一篇:没有了